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正文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作者:念衡时间:2019-05-20

    这儿只有两口棺材,那么第三口里装着什么呢?
    打开第三口棺材,里面居然躺着神色痛苦的薛六!她也是杜淳的手下,此刻的她双目紧闭,脸上笼着一层黑气,身上还有干涸的血迹。旁边摆着一具早已血肉模糊的尸体,最吸引我的是她颈上的翠玉,在这昏暗的墓室中散着幽绿的光,诡异至极,一看就绝非凡物。
    我和武莹拉起薛六,我咬破舌尖,吐了一口血在她脸上,薛六的双眼猛地睁开,喷了一口黑血出来。看到我和武莹,她紧握的拳头松了几分。我们早就认识,在一次墓宝拍卖大会上,她跟着杜淳,以高价买走一支凤钗,那本来是我竞拍的,可惜被抢走了。
    没等我发问,薛六就开始解释,她说一周前,杜淳等人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消息,说这座墓里有宝贝,于是杜淳便带着我们下了墓。没想到他这个老油条也有栽的时候,我们几个手下被这品字棺阵困住了,杜淳丢下我们三个走了,至今我还不知道他的下落。不过他逃跑前我顺走了他的宝玉,有辟邪作用。凭着它,我跟棺材里的女尸一战,最后我精疲力竭,沉沉睡去,本以为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跟薛六说了杜淳现在的样子,她叹了口气。其实薛六可以活下来,不只是因为宝玉,还因为她是女子,能抵御大部分墓中的阴气。
    ”阿兰散出去的消息?“武莹问我。
    我面色焦急地说: ”先别管那么多了,出去再说! .
    “小心!”薛六大惊失色,将我扑例在了地上。我侧过头看去,只见刚才的两名宫女的颈上分别顶着庞三和大力的头,而庞三和大力的无头尸上正顶着两名宫女的头!
    “这是换头尸。我们快走!”薛六丢了几个黑驴蹄子出去,但只挡住了他们几秒钟,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但为我们的逃跑争取了时间。
    薛六面色恐惧,焦急道: “这换头尸会将自己的头跟盗墓者的头交换,每个人的肉身中都有他自己的魂魄。额头部位又名天灵盖,魂魄的聚集处,所以换了头后,魂魄对肉身很抗拒,尸体便会变得凶戾无比,战力大增,直至肉身化为脓血,不死不休!”
    我撤了一大把的糯米和朱砂在身后,换头尸一时半会儿不敢过来,可也坚持不了太久。
    换头尸这么凶悍的守墓之物在这里,那么主墓室一定就在这附近,我深吸一口气,力求让自己冷静。
    武莹在暗处发现了一个兔子石像,向左扭动石像,整间墓室都开始颤动。墙壁上开了一个暗格,一定是通往主墓室的。
    打开狼眼手电,黑暗被驱散得无影无踪,可我总觉得墓室中还是雾蒙蒙的。
    “没见过这样的棺材!”薛六尖叫道。我循着她的目光看去,主墓室中央摆着一口月牙形的棺材,确实见所未见。
    除了月牙形的棺材外,周围摆着各种各样的财宝,全都是金子做的。
    我心里顿时有了底,就算那棺材里没有什么兔皮玉童,单单这些金子拿出去卖了,也够本儿了。

    可是这月牙形的棺材以前我从未见过,如果能将棺材带出去的话,说不定这副棺材有很大的收藏价值,还能在黑市上卖个好价钱。先去看一看什么材质再说,轻材质的就带走。
    薛六看我和武莹迟迟不动,便道: “那先说好啦!这兔皮玉童,谁先拿到就归谁。”
    武莹刚要发作,我捏了一下她的手,示意她不要作声。
    薛六刚跳进墓室,我就听到她的一声惨叫。手电照去,她的身体在迅速腐烂着,发出“嘶嘶”的响声,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具白骨。
    里面绝对不简单!我点了把生犀粉,果然,墓室里换了另一个样子,刚才那种雾蒙蒙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面目狰狞的幽魂。地面土还立着一根根小拇指长的金针,不仔细看根本无法识别。
    瞬间,我明白了那些金子的作用——作金针的保护色,迷惑人的眼球。
    我掏出一瓶蛇血,蛇是至阴的动物,血也最具阴气。我将蛇血涂在脸上,然后钻进了墓室中,果然,那些幽魂没有来攻击我,可能它们把我当成了同类。
    但那些金针怎么办?我也不会飞天遁地,根本过不去。
    “啊”地一声,武莹被我一把抓起来丢在了前面的金针堆上,我踩着武莹的尸体作为中间的跳板,跑到了月牙形棺材旁,那里是安全区域。
    武莹的眼中充斥着惊恐与不甘,我摇了摇头,没再去看她。倒斗这行根本没什么兄弟和朋友,更别提感情,千方百计在墓中拿到宝贝,然后不择手段地活着出去,就是王道!
    有时,比墓中的怪物更可怕的,是人心。阿兰想用我做探路石,武莹是被我利用的,薛六想捷足先登,杜淳也是见财起意,他手里的消息就是我散布出去的,因为怕阿兰那里出了什么乱子,所以做个双保险。没想到薛六居然没死,幸好刚才她自己除掉了自己,省得我费心。
    武莹的血气让墓室中的幽魂们躁动了起来,它们的嗅觉也变得异常敏锐,嗅到了我这个活人的气味儿。情急之下,我将刚才从薛六那里偷过来的宝玉狠心摔碎在地上,宝玉灵气极重,又沾了活人的阳气,这些幽魂只能辨识出阳气,并看不到人。只见它们纷纷扑在那宝玉的碎片上,面目狰狞。
    趁着这个机会,我拿出撬棍打开了月牙形的棺材,棺材盖不重,一具女尸侧卧在里面,弯曲着身子,正好跟月牙形对应上。

    棺材内的女子肤白如雪,长发如瀑,五官精致,真的拥有堪比嫦娥的美貌。
    棺材内除了嫦夫人的尸体外,别无他物。我若想保证棺材内尸身不腐烂,一般都会选择在尸体口中放置夜明珠或玉器。我觉得嫦夫人的尸身没有腐烂,一定跟那兔皮玉童脱不了干系。
    我用刀划开了她的肚子,取出了一个精致的黑盒子,黑盒子取出的一瞬间,尸身立刻变得青紫,转瞬间变成一具白骨。
    黑盒子很精致,篆刻着月亮和兔子的花纹,盒子正面有一北斗七星,用小指轻触每一颗星的圆圈,是活动的。我将七星按照星位走向归为了一星,盒子打开,一股异香扑面而来,令人神清气爽。
    只见两个一寸长的小玉人横在盒子里,雕工精致,几乎整介玉童都被一张精致的兔皮包住了,但下端露出的小脚丫可以看出玉的质地不凡。
    合上黑盒子,我欣喜万分,心中盘算着:去黑市把它卖了,之后就金盆洗手,再也不干盗墓这行了。把父母安顿好,让他们过一个无忧无虑的晚年,再找个好男人嫁了,在家相夫教子,安度一生。
    月牙形的棺材比较重,我肯定拿不走了,于是便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留作纪念,说不定以后还可以派上用场。
    我将仅剩的朱砂和糯米全都撤在了嫦夫人的尸体上,这样的话她的尸体只会腐烂成白骨,并不会被墓里的其他怪物破坏掉,也算留了个全尸给她。
    我迅速按照原路逃离了这座古墓,就在即将出去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挡在了我的面前,是杜淳!
    杜淳定定地站在我面前,一言不发,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
    突然,杜淳蹲在了地上,两条腿力气极大,一跃而起向我扑了过来,跟一只兔子没什么两样。我抽出腰间的手枪,对着他就来了几枪,但他好像不知疼痛一般,干枯的双手已经近在我的眼前j随即我的脸部吃痛,我确定那里的肉一定没了,因为此刻的杜淳正在吸吮着他的指甲,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一番缠斗后,我终于找到个机会,将黑驴蹄子塞进了他嘴里。他不再动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里面充满了怨恨。我知道杜淳这个老油条的习惯,他从小就喝黑狗血,身上阳气极重,即使被邪物入侵意识也不会那么快消散。他之所以苦苦撑着,就是为了害死我,可惜他还是做不到。
    临走前,我又在杜淳身上贴了好多黄符,为了镇压住他。
    十年后的某天晚上,我穿过小胡 同来到了一间昏暗潮湿的小屋中,摘 下口罩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黑紫色 的疤痕触目惊心。我叹了口气:今天 摆摊儿卖东西只赚够了一顿饭钱,看 来明天又要饿肚子了。
    十二点之前我必须睡觉,掀开枕头,我看了看枕下的兔皮玉童,心里有了底,不然我可能第二天会变成一具不人不尸的东西。
    其实,那天我出了古墓后,发现自己中了尸毒,没想到这兔皮玉童有匪制尸毒的作用。枕着它睡觉可以不发作,所以我无法卖掉它。
    而且现在的我相貌极丑,在路上要是没戴口罩都可能被认作是怪物,更别提结婚生子了。父母年迈,老糊涂了,我每个月都只能偷偷往他们的卡里汇钱,希望他们可以过得好。
    这晚,我翻看了手机的相册,看到了那张月牙形棺材的照片。想一想,我利用了那么多人,也害了那么多人,遭报应是应该的啊!我长叹了一口气,倦意渐渐袭来,就在我双眼快要合上的时候,我听到窗子那里有响动,定睛看去,是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窗户的玻璃快要被敲碎了,顿时我的背上爬满了白毛儿汗,因为,这双眼睛,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上一篇:老汉斗水鬼

下一篇:捆煞阵

标题:《盗墓鬼故事之兔皮玉童》
地址:http://m.euphoriamaternity.com/yc/61629.html
声明:《盗墓鬼故事之兔皮玉童》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