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鬼故事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正文

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作者:酸菜鱼时间:2019-05-20

    这一刀并没有伤到它,它发出了一阵阴森森的诡笑,后退着飘人了黑暗当中。而随着它的消失,那种古怪的心悸感也远离我而去了。
    它刚从我的视线里消失,王茜茜就从黑暗中钻了出来,身上带着几处伤痕,咬牙切齿地盯着我。
    “你刚才为什么不救我?”她问道。
    “如果几具骷髅都能弄死你,那你还是别来拖我的后腿了,我自己去探索也是一样。”我冷漠地说道。
    她咬牙切齿地盯着我,但却什么都没有做,最后还是气呼呼地一指西北角的入口,说道: “你应该已经发现了,这个墓穴是‘井‘字形的——据说阵眼在那四个位于四个角落上的墓室里。”
    我咬起了手指头,陷入沉思当中:根据我叔叔留下来的心得,捆煞阵确实有四个阵眼,但问题是,阵法困住的那个将军在哪里?或许我根本不用担心那东西会出来,因为捆煞阵的作用就是困住它。可是不知道它在哪里,简直就像我买了一张肯定中奖的彩票却被告知奖池里一分钱都没有一样,让我感到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不过我还是走进了西北角的墓室,见到了那个奇怪的阵眼:在墓室的中央,插着一根三四十厘米粗的木桩,这木桩足足有两米高,在木桩的最顶端由三十五根半白骨插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立体雪花状的东西——其实应该是三十六根白骨的。但其中最粗壮的一根断掉了:而在这些白骨的接合处,裹着一层暗红色的东西,这东西有点儿像腐坏了的肌肉,古怪极了。
    墓室里充满了腐臭味儿。这味道的来源就是地上的一截烂得只剩下骨头的大腿,也不知道它当年属于哪个倒霉蛋。
    我想了一下,把背包放在地上,从里面掏出一个打孔器,在那节大腿骨上钻了一个拇指大小的洞,又在里面塞进一个胶衰一样的东西。
    做完这些事情后,我才站起身来,将阵眼上那根断了一半的白骨拆了下来,将这根加工过的替换上去。
    而就在它被彻底安装好的一瞬间,那团暗红色的东西突然像一颗心脏一样跳动起来,颜色也变成了“生机勃勃”的鲜红色!
    而随着这“心脏”的跳动,墓室里竟然接二连三地亮起灯来——墓墙上有几十盏人头灯!
    更可怕的是,我竟然看到那些人头灯的“眼睛”鼓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我们两个!
    “快跑!”我对王茜茜叫了一声,扭头就向正北方的墓室跑去。
    很快,我们已经在这座古墓里面顺时针绕了一圈,来到了西南角的墓室里。和其他三个墓室一样,这里也有一个两米高的木桩,木桩上也有三十五根半白骨。但和其他几个角落里的墓室不同的是,这个墓室只有一个向东的出口,也就是说,在我修复好这个阵眼之后,必须原路返回。
    我又如法炮制地弄好一根从地上捡起来的大腿骨,将它高高地举起来,深吸一口气,用力地向白骨接合处插了进去——我知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生死关头!
    “扑通!”墓室里响起了巨大的心跳声,这巨大的声音甚至震得墓墙都抖动起来。我一个箭步蹿了出去,直奔我们进来的“井”字中间墓室而去。

    可是当我踏进那个墓室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还是J慢了一步:只见四周的墓墙上亮起了无数条弯弯曲曲的符咒,每一个符咒都在向下流着鲜血。而这些鲜血正慢慢汇拢到墓室中央的一块石头上,而那石头上正站着一个身体腐烂大半但却穿着一身锁子甲的尸体。
    这不仅仅是捆煞阵,也是大周天养尸阵!两阵合一,死中有生!这 “生”并不仅仅是说所养的尸体,也包括这个墓室!
    那具尸体慢慢抬起了头,惊得我后退了一步——那张脸,是欧阳言言!难道,它就是被养起来的将军?
    随着鲜血的汇聚,它的身体逐渐被修复完整。
    无奈之下,我抽出匕首,狂扑过去。可是它只是简简单单地一挥手,我的匕首就砍在它的胳膊上,发出金石交碰一样的声音,而我也被一股巨力打得倒飞了出去。
    “你这个混蛋,竟然又把我丢下不管!”我身后的黑暗中传出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是王茜茜那个麻烦的女人听见了这边的声音,摸了过来。
    我大喊道: “别过来,危险!”
    就在我分神喊话的瞬间, “欧阳言言”竟然跃到了空中,两条腿像是鞭子一样向我的头上砸来。
    我闪身一躲,大喝道: “老东西,赶紧滚出来,不然我就毁了它!”说着,我举起一个遥控器来。
    我话音刚落,在对面那黑暗的角落里就钻出来一个人,看那佝偻的身形,正是我早就怀疑他其实没死的叔叔。
    “行啊,你小子,竟然知道我没死。”他一脸阴沉地说道。
    我撇了撇嘴,没有告诉他刚才我只是在诈他而已。虽然他只留下明为捆煞阵其实是大周天养尸阵的相关信息,还逼着我照顾欧阳言言,而且这大周天养尸阵太像是故意被破坏的了。最后我还在这里碰到了长得和欧阳言言一模一样的女鬼,但这些都只能让我怀疑他没死而且是幕后黑手,却不能成为决定性的证据。只不过,人在做坏事的时候都会心中有鬼,别人随便说点儿什么他就会往自己身上想,所以我才能把他诈出来——当然,这件事有幕后黑手是肯定的,就算不是他,也肯定是当年那群人中的一个。
    我现在表现得十分淡定,他肯定误以为我知道了什么事情真相。
    “这玩意儿你应该认识,”我将手中的遥控器晃了晃, “引爆塑性炸药用的遥控器,每个阵眼上我都装了一份。你要是再让那东西乱动,我就彻底炸了它——那样的话,我的欧阳婶婶可就真完蛋了!”

    我在说前面那些话的时候,叔叔表现得十分紧张,可等我说出“欧阳婶婶”这个词的时候,他明显松了一口气。看到他这种反应,我不由得一愣:难道我猜错了,他机关算尽也要用这个阵法养起来的难道不是他喜欢的女人?
    就在我愣神的一瞬间,那具本来就离我很近的尸体飞起一脚,直接踢掉了我手中的遥控器,落到了盗洞的正下方。我没有多想,飞身向遥控器扑去。
    那老头子哈哈大笑,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遥控器前,抬脚就要把它踢飞——我在算计他,他又何尝不足在算计我!
    我大喝一声: “茜茜!”
    其实,我只向前冲了一步而已,紧接着我的第二步就是转身向后快速退去。
    就在这时,黑暗中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声,我的叔叔不敢置信地看向传来枪声的黑暗处,转身倒地。而那具刚才还如同天神下凡一般不可战胜的尸体也在他断气的一瞬间发出一声哀嚎,七窍处喷出一股股鲜红的气体,随后便又变成了那个脸烂掉一半的女鬼,飘入黑暗当中。
    其实,我在感到心悸的时候就想到这可能不仅仅是单纯的捆煞阵了。
    建造者的目的似乎不光是想束缚住那位残暴的将军,更想利用这个阵法将它养成千古凶尸为己所用——在冷兵器年代,一名刀枪不入的将领可以带着军队征服全世界!可惜,还没等这尸体炼化成凶,元朝就灭亡了,于是这具凶尸便一直待在这古墓当中。
    十五年前,我叔叔他们进入这座古墓当中,可能他们原本是想将这凶尸带走,便破坏了阵眼。可是在凶尸的攻击下,他们为了逃生不得不用同伴的尸体修补好了阵眼。我甚至有理由相信,他们为了削弱这个将领的力量,便用自己同伴中身体最赢弱的一人替换掉了凶尸的身体。而这个人,就是我叔叔要我发誓永远远距离保护的“欧阳言言”!我平时看到的,应该只是它用阴阳之术做出来的脆弱的假身,稍有不慎,它便会魂飞魄散。而我叔叔的目的,十有八九是将我和王茜茜通过某种秘法献祭,将欧阳言言的肉身带出去。
    可惜的是,我看穿了这里面的阴谋,将计就计地在修复四个阵眼的时候安排王茜茜躲在暗处。在将他引出来之后,又故意用炸药遥控器将他引到盗洞下的光亮处,以便王茜茜狙杀他——毕竟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失败的话,我们两个就死定了。
    至于说我为什么不直接炸掉那四个阵眼嘛,是因为我找到了当年这两个盗洞的作用:这两个盗洞在当年一个是用作入口,是从外面打出来的;另外一个是出口,是从内向外打出来的。这样一来就说明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在封印了将军之后,整个古墓便变得一点儿危险都没有了,这样他们才能有充足的时间打出第二个盗洞来。
    而我的叔叔在阵眼上动了一点儿手脚,使他叮以控制这位将军——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也不可能将欧阳言言的身体带出去——但如果他死了的话,那这阵法肯定就复原了。如果我们直接炸掉阵眼,很难说那将军会不会失控,进而导致我们丧命。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最为稳妥的选择就是把我叔叔引出来杀掉,让整座古墓归为平静——如果这样不行的话,再动用炸药也不迟。被打飞的遥控器只是个假货,真货一直在我裤兜里揣着呢。只不过我没想到自己遇到的竟然是那么凶狠的怪物而已。
    我和王茜茜从盗洞里爬了出来,长出了一口气。这次冒险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但却足够惊心动魄。
    “你来还是我来?”我掏出遥控器问道。元朝的古墓最大的特点就是大量使用“减柱造法”,只要用炸药毁掉其中一根柱子,整座古墓都会崩塌。古墓不存在了,捆煞阵当然就彻底毁了,这样王茜茜才能彻底摆脱这东西带来的心理阴影。
    而我这么卖力气的帮她,则是因为我发现她长得还挺漂亮的。
    “你来吧!”她一脸轻松地望向了夕阳。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上一篇:盗墓鬼故事之兔皮玉童

下一篇:盗墓鬼故事之耳目

标题:《捆煞阵》
地址:http://m.euphoriamaternity.com/yc/61630.html
声明:《捆煞阵》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信息

'); })();